公海赌船(www.hnljxl.com)- 给你图文的世界

幸存者佘子清离世 南京大屠杀见证者不足百人

来源:公海赌船 | 2017-11-27 |    

公海赌船: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佘子清老人因病于今天晚上8点在南医二附院离世 ,享年84岁。佘子清,1934年4月出生。他的母亲在日军侵占南京后遇难。老人坚持14年在纪念馆义务讲解,感动过无数...

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佘子清老人因病于今天晚上8点在南医二附院离世 ,享年84岁。

佘子清,1934年4月出生。他的母亲在日军侵占南京后遇难。老人坚持14年在纪念馆义务讲解,感动过无数观众。在铸有222位历史证人脚印的“铜版路”,佘子清老人的脚印就在其中。

大屠杀幸存者佘子清离世

大屠杀幸存者佘子清离世

1937年12月侵华日军制造的南京大屠杀,30多万手无寸铁的中国老百姓和放下武器的中国士兵惨遭杀害,给劫后余生的幸存者留下的,是终身难以抚平的伤痛和痛心疾首的回忆。80年的岁月流逝,在世的幸存者已经越来越少了。

截至目前,登记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仅剩99位。

佘子清生前在纪念馆义务讲解14年:

头前方,足有半个巴掌大的一块地方,赫然凹陷!

“那是当年,硬生生被日军枪托给砸的。”数十年过去了,疤已脱,伤永在。“日本兵打进城时,我和邻居小孩逃到美国大使馆活了下来,回家路上看到街上到处是尸体,层层叠叠的,赶紧跑回家,母亲倒在血泊中……”

佘子清义务在纪念馆讲解。馆内,铭刻遇难人数“300000”的纪念碑弹痕醒目,“哭墙”遇难者名单密密麻麻……目光所及都是痛,却似乎都不及佘子清的开场白让人艰于呼吸。

长久而默默地,老人手举一深蓝证书,封面横排“南京大屠杀幸存者”八字,竖行“证书”二字。全场静寂中,他翻开证书,指着上方彩照说:“你们看看对不对,这张照片,就是我。1937年12月,所有南京人都在逃,我是死里逃生的。”

“你们再看看这些脚印,多数都很小,因为大多数是妇女儿童的。”指着身边那条“留下历史证人脚印”的铜版路,佘子清领着参观者从一头历历数来:

这是李秀英的,她被侵华日军捅过几十刀,和日本右翼打了4年官司,去世了;

这是夏淑琴的,她全家9口人被日军杀了7口;

这是倪翠萍的,日本兵的子弹就从她左肩穿过,也在纪念馆义务讲解;

这是吴秀兰的,左脚被日军砍掉,所以只有右脚脚印……

快到路的另一头时,老人在一双脚印前停住不说话了,脱鞋,踩进,纹丝合缝。“你们看看对不对,这双脚印,就是我的。”

有些痛是永远不该忘却也无法忘却的,尤其当有人总是试图抹杀时。

“据实证明;据史考证。”这是《辞海》对“证据”一词的解释。

南京大屠杀的实证,无声的,有遍布城内外的累累尸骨,还有白纸黑字写在当时几乎所有在场外国人的报道、书信、提交日本使馆的抗议书,甚至侵华日军士兵的日记本上;有声的,则是佘子清等幸存者,却也随岁月流逝越来越少。

相关推荐

武媚娘令唐高宗心惊胆战的处置情敌手段 武媚娘令唐高宗心惊胆战的

武姐之女贺兰氏,心中明白是武媚娘害死她母亲,表面上装作恭维顺从。她在甘露殿和皇上调情时,被武媚撞见...

 

编辑推荐

特别头条